欢迎访问同济中学文明创建网站
同济中学信息公开网站 |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中心组学习】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 2018-10-22 浏览次数:

我与改革开放四十年

老师对分数的态度

主讲人 副校长谭黎红

自己做学生的时候,每次测验考试结束,老师会把学生成绩一个个报过去。那些成绩不太理想的同学,这个时刻真的比较尴尬。有些对自己成绩比较看重却在考试中失利的同学往往觉得特别丢脸,有的女生当场就哭了。对于这部分同学来说,除了内疚和自责之外,常常还要面对老师和家长的压力和责备。另一方面,我读书时,老师们对于优等生和后进生的差别对待也是一目了然的。而这些其实是当时我们的教育理念的一个缩影:在应试教育的指挥棒下,从我们的家长、到我们学校教育机关,甚至整个社会,都将教育归结为中小学生的考试成绩、大学生的一纸文凭。

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的教育事业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化的不仅仅是我们的教育制度、课程体系、考试模式,我还想补充的是,我们的教育理念也在更新,教育视野也在扩展,教育方式也在改变。

我们希望我们的学生不仅有外在的良好成绩,更能有内化的核心素养;不仅有对学业有成的上进追求,更能有“做最好的自己”的勇敢心态;我们的教师对于学生的成功,不再是视其为理所应当,而是有了赞赏和鼓励;对于学生的失利,不再是只有责备和鞭策,更有了分析和引导;同时,我们越来越多的家长,也逐渐能根据自己孩子的实际情况,多角度、客观地看待孩子的学业成绩。

我们的理念从一味的“严师出高徒”到“以学生发展为本”的理念变化,使得考试分数再也不是学校里“人分几等”的标签,再也不是衡量学生价值的惟一标尺,而更多的是我们引导学生向更好的方向发展的一件工具。现在,我们的教师能从多角度的看待学生的成绩,引导他们发展适合自己的才能、督促他们养成良好的学习态度和习惯,帮助他们科学地提高学习方式和能力。

对于拔尖生,希望他们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对于学困生,希望他们能在原有基础上有所提高。

测验考试之后,教师做的更多的是学生试卷的分析以提高教学的有效性,对学生个体更多的是表扬以增强其学习的信心与获得感,对后进生个体面对面的分析与谈心以帮助其克服学习态度的惫懒,树立学习目标,对于分数有既要要求,但也根据学生个体的情况而定,比如以更加合理的年级档位数据代替绝对值数据分析,目前的新高考改革中,还特别提出了对学生生涯辅导,对寻求最好的适合学生的发展。


老师对中学生异性交往问题的态度

改革开放刚开始时,我还是个青涩的初中生。彼时,谈到当时所说的“早恋”问题,几乎等同于谈一个差生的眼光。我之所以会特别觉得不公平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我的最好的朋友,她也“早恋”了,我真是很担心,怕被老师发现,也怕她被父母发现,虽然我暗暗地在那里劝说,但是,还是架不住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老师和父母后来还是知道了,当时,班主任来找她谈,她就找我倒苦水,因为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班主任也找我谈,一是批评我没有及时汇报,二是为什么没有立场坚定地反对,还含糊其词地隐瞒,三是要我去说服她,评论的话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当时觉得,特别想不通。

到了自己做老师的时候,我就想,我要是发现学生异性交往绝对不会这样武断粗暴。我的第一个班级,果然就有这样现象的孩子,还是我的课代表,遗憾的是他还没有“恋”,就已经“失恋”了。我当时也和他谈了很多次,进行排解,现在想想这大概就是心理疏导,后来也平和地解决了。而我看到的另一个例子是我的另一位学生直升到我校的高中,在高中老师和同学眼中的品学兼优学生,也发生了早恋,班主任把他的职务“一撸到底”,……,孩子的心理是有很大的影响,考复旦差了一分,但是,他绝对最失望的是老师对他的冷淡的态度,一直到这位老师调离同济,他才回来看望老师们。

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人们的思想也在大踏步的前进着,特别是科学的知识和宽阔的视野给教育的理念带来了不断地更新。我听过一节许佳老师的心理健康教育课,从课上可以看到老师提出若干个与此有关异性交往方面的问题,同学们积极参与,兴奋讨论,最开始的“不齿”到“禁止”,到现在的教师对异性交往中的前期生理知识引导,心理健康教育,社会的观念在更新中,老师作为教育工作者,可以本着一颗平常心来看待学生特别是中学生在青春发育过程中的这一现象,也可以给学生谈论其中的利弊,加以引导,而不是简单地插上“禁止”的牌子。这就是一种飞跃,教育者对被教育者的尊重。


思考

如今,在素质教育、核心素养教育的视角下客观看待学生成绩的教育理念已被我们教育界广泛接受;而校园早恋,也已从一个被视为禁忌的话题逐渐走出阴影,越来越成为一个为人直面的问题。

由此我在思考,我们改革开放40年以来教育事业这么大的进步、这么多的成绩,是不是就是在这样的新旧理念的碰撞中所产生的呢?对于新事物、新理念,我们又该如何看待呢?

现在,无论是教育界还是社会上,对于学生使用手机的讨论都是一个热点话题。过去许多学校对于学生携带手机,采取的是“一刀切”的禁止携带、发现没收的办法。但是站在今天的角度,这样的管理又能阻止多少学生使用一部手机呢?不可否认,禁止学生携带使用手机的初衷,是希望学生能够专注学业、少受诱惑。但我以为,手机作为顺应信息时代大潮的产物,试图在校园生活中强行将学生拉回过去的时代是不可能的。新生代的学生们对于任何“一刀切”的管理,总能找到自己的出路,而作为管理者,若是不承认新事物的合理存在,自然不会认真思考如何解决它引起的新问题,于是,新事物的负面效应就会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不受节制、不受引导地疯狂蔓延。

所以现在,我们学校对于手机,就采用了集体管理、允许学生在必要时使用手机,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我们既承认了让学生接触最新科技、享受便利通信的合理性,但又通过我们的引导,力争把它影响学习、分散精力的负面效应降低到最小。我认为,这可以成为未来我们面对类似问题时的一个范例。

时代在进步,科技在发展,新的事物、新的理念总是在不断地产生的,而由此,新的事物和理念同旧的事物和理念,总是有可能不断发生新的碰撞,产生新的问题的。既然如此,我认为,对于新事物和新理念,我们应该勇敢地站出来,以客观和宽容的心态去了解、分析、引导它们,而不是否定、禁止、夸大它们,这样,我们的学校教育才能扬长避短,我们的学校管理才能科学有效,我们身边走出的孩子,才能既有站在时代前沿的豪气,又有不被乱花所迷的定力。

我想,在我们回顾改革开放40年以来我们的教育事业取得的巨大成就的同时,作为学校的管理者,如何继承这40年来给我们留下的启示,如何在一个日新月异的世界里,合理、有效地面对这些新的问题,在坚守教育事业的初心的同时,让新生事物、新生理念不断为我们所用,我觉得或许是这40年留给我们的一个仍在路上的课题。